近日,上海市某区多所中小学调查问卷中包含诸多与自杀相关的题目,引发社会热议,有观点认为相关题目设计得不够妥当。

教育部曾明确提出,将抑郁症筛查纳入学生健康体检内容,建立学生心理健康档案,评估学生心理健康状况。这是关注青少年精神健康的新举措,但把好事办好,确实还要在执行过程中不断增强专业性。报道中所运用的心理测量工具即Beck自杀意念量表,其实已使用近百年,是经过时间检验的教科书级量表。但正如每种药物都必须按其特定用药方法服用,不同量表的使用同样有其限定条件。在这份Beck自杀意念量表使用说明书中,明确描述了此量表针对人群年龄要大于17岁。另外,该量表是心理治疗师在测量来访患者自杀意念时所使用的,面向的是已经抑郁且有自杀倾向的人群。由此可见,在适用年龄和应用场景均完全不同的情况下,使用这一量表用于青少年相关调查并不十分适合。

那么,我们该采取怎样的办法来筛查检测青少年是否患有抑郁症呢?核心准则就是采用科学测量工具,体现人文关怀,形成家校合力。由于年龄较小的学生对主观情感往往不能直观清晰描述,故应采取被动描述为主。观察其生活状态可以反映出其心理情况,如吃饭情况、睡眠质量、学习态度、社会交往等。若发现明显异常,应该采取专业的心理干预和治疗。对于有能力描述主观情感的中小学生,可采用调查问卷的形式。

需要注意的是,要选择合适量表。目前,在我国青少年中应用较为广泛的抑郁症状筛查量表,有流调用抑郁自评量表和贝克抑郁量表第2版。这两份标准化量表不会对受试者产生负面影响,且均显示出良好的一致性信度、重测信度、结构效度和同时效度,可以确保筛查准确性。在筛查时要规范,严格遵守问卷调查所要求的客观性、系统性、发展性和伦理性原则,应当在教室内完成不记名问卷,完成后当场收回。调查统计分析证实,一些事件与抑郁症的产生具有相关性,如年级升高面临学习压力增大、遭受校园霸凌、长期遭受家庭暴力等。教师和学校应全方位动态了解掌握学生生活中是否存在此类潜在应激源和易感因素,对于高危人群持续重点关注。在筛查过程中,要凸显人文关怀,特别注意保护个人隐私等问题。中小学生群体大部分处于青春期,心理敏感脆弱,若筛查出有抑郁症或倾向,教师应该严格履行保密义务。即使是正向的积极关注,也不能让学生感觉到被区别对待,否则可能造成二次伤害。

还要提高教职工对抑郁症的认识水平。摒弃“抑郁症就是太矫情、心眼小”等错误想法;治疗已患有抑郁症的中小学生时,绝不能自作主张大包大揽,武断开具“土药方”。正确做法是与专业心理教师通力合作,认真依照专业指导,积极正向配合,悉心照顾。

家庭环境是容易诱发抑郁症的最大原因之一。因此,对抑郁症的筛查应该是全方位的,需要家长和学校通力协作。找出家庭环境中是否有潜在刺激,如家庭结构不稳定、家庭成员变动等。若发现这一情况,要及时进行家校沟通,找出相应对策并立即实施。学校一方面要积极对学生家长进行全方位指导,改变唯成绩论的错误观念,防止把抑郁症状误识为意志不坚定、不求上进。筛查中小学生的同时,也要及时检测家长的心理健康状况。另一方面要长期动态检测,对于筛检出有抑郁症倾向的中小学生记录档案,保持长期关注;学校也可以积极开设沟通课程,鼓励学生与家长建立长期平等稳定的沟通桥梁,减少青春期心理矛盾所致的猜忌等不稳定因素,降低抑郁发生的风险。

(作者系首都医科大学精神医学专业学生)

《中国教育报》2021年11月24日第2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