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世凯举荐宋书升折片

  奏折的功用很多,有关荐举贤能内容的奏折,在清代奏折里也占了很大比重。许多经世治国之才,就是通过小小的奏折得以走进帝王的视野,进而在清代历史上留下辉煌的篇章。

  薛受益有才能施琅临终举荐

  高密薛氏为清代武功世家,康熙间薛受益以参与平定三藩和收复台湾之功官潮州总兵,其后裔武功传家,数代为将,孕育了处州总兵薛士杰、台湾总兵薛瓀、永宁副将薛得、广州副将薛隆绍、黄冈副将薛瀚、署镇安营副将薛廷起等名流,在历史上留下了诸多佳话。

  薛受益,字谦若,幼年丧父,事母极孝,弱冠精韬略,勇健过人,不愿居家,策马奔走四方。三藩之乱时,效力于浙江总督李之芳麾下,李之芳以“才能历练,血战有功”举荐,授嘉兴营守备。此后从征叛军,连破马九玉、马胜等部,以军功历任福建督标左营游击、署右营参将,汀州副将,恩赐骑都尉加一云骑尉世职。薛受益在漳州战役中,“冒矢石体无完肤,炮石由面贯脑后,出血淋甲胄尤力战”。康熙二十七年(1688)奉旨进京引见,康熙皇帝亲自“问前后破贼状,且解衣验其创”。同年十一月初八,康熙皇帝至晾膺台视阅军容,命薛受益等人射箭,以示军威。次年授潮州总兵,后加授左都督、荣禄大夫。康熙三十五年(1696),靖海侯施琅临终前曾上折保举爱将,薛受益为其一,称薛受益等人“才猷夙著,调度有方”。康熙四十一年(1702)八月薛受益卒,赐祭葬。

  薛受益事母极孝,时称薛孝子,其母常教导他为官“清、慎、勤、爱士”。薛受益没有辜负母亲的教诲,为官“能立名节,洁己爱下,不受军中一钱”,“以清白著”。其离任汀州,“军民卧辙留者数万人”。其任潮州,“尤励廉节”。时论以为薛受益清名著海内,实因其母善于教子的缘故。今天福建漳州东山岛关帝庙仍存有薛受益所题“山岛雾收舒正气,海门日出照精忠”的门联。

  贤能之臣王沛憻王度昭上折举荐

  清代诸城王氏科第鼎盛,称望族者有数家,其中的水西王氏和相州王氏地缘相近,又有通谱之好,家族间交往频繁。康熙间时任浙江巡抚的水西村人王度昭曾举荐相州人王沛憻。

  康熙五十一年(1712)九月,兼署江苏巡抚的浙江巡抚王度昭上《挑选贤能来苏折》,举荐时任温州知府的同乡王沛憻。他在奏折中说:“温守王沛憻虽与臣同县通谱,然委属贤员,臣亦何敢引嫌不荐。”康熙说:“这奏的是,知道了,朕自有主意。”王沛憻后来出任四川建昌道、贵州按察使、广西布政使、吏部右侍郎,加左都御史衔致仕。

  王沛憻与王度昭保持了密切交往,王沛憻《琅琊念庵王府君什一录》中保留了大量写给王度昭的书信,文中经常提及的“水西兄”,即指王度昭。

  年羹尧曾两次力荐高其佩

  年羹尧与祖籍高密姜庄的指画名家高其佩都是汉军镶黄旗人,高年两家虽是亲戚,又互相保举私人,但后来反目成仇,争斗不息。

  康熙年间,高其佩出任四川永宁道,时任四川巡抚正是年羹尧。康熙五十七年(1718),原任四川布政使、刘墉的祖父刘棨患病辞职。年羹尧于同年五月初十日上《特举高其佩等贤能官员折》,称赞“高其佩才能既裕,遇事留心,阅历已深而才有过人者”,举荐高其佩担任四川布政使。但康熙皇帝没有同意年羹尧的建议。两年后,在年羹尧的再次举荐下,高其佩升任四川按察使。后来入京任汉军都统、刑部侍郎等职。

  年羹尧失宠后,高其佩与堂弟高其倬及高家姻亲蔡珽等极力攻击年羹尧。高其佩曾奉命前往四川审查年羹尧诬罚茶商、私占盐窝二案。但雍正皇帝虽然喜欢高其佩的指画,却不喜欢其为人。他在高其佩胞兄高其位的奏折上曾说:“你高其倬这个兄弟实在好得紧,当勉励他。高其佩这个兄弟甚卑鄙下贱,惟以迎奉年羹尧为事,当教训他。”

  刘统勋不避亲举荐郭伟基

  雍正年间,刘统勋任翰林编修时曾应召不避亲族举荐贤能,曾举荐其亲戚、潍县人郭伟基和高密人单含。此项举荐,后来在高密籍御史李元直的建言下被取消。

  郭伟基,字书田,康熙间岁贡。刘统勋的母亲就出自潍县大族郭氏,为明代户部尚书郭尚友后裔。刘统勋之母是郭尚友之孙江西抚州府同知郭一琪之女。而郭伟基的父亲郭一瑾与郭一琪为堂兄弟关系,论辈分郭伟基是刘统勋的从堂舅,经刘统勋保举任福建松溪知县,后任大田知县,工诗,著有《随喜录诗草》一卷,入《山左诗续钞》。

  刘统勋家族与潍县郭氏保持了频繁的婚姻往来,刘统勋胞弟刘维焯娶郭伟基堂弟、贡生郭壮基之女,胞弟刘绂焜则娶郭伟基堂兄弟户部主事郭崑之女,胞弟刘组焕之女嫁郭崑侄孙、贵州石阡府知府郭守璞,刘统勋的侄子刘圩娶太仓州巡检郭维周之女。刘统勋的侄孙刘鑑平、刘瑞金都娶郭守璞之女。刘鑑平之女嫁郭守璞侄孙郭兆奎,其子刘大河娶郭守璞之侄郭子骐女。刘统勋的曾孙、官至浙江布政使的刘喜海在《华宇先生记略》中曾记叙两家往来:“海,郭氏弥甥也。自东玉先生(指郭一琪)为我高祖母所自出,而先文正公、先文清公相继往来潍境亲友之家,较他姓为尤密,以故二族之事原委毕澈焉。”

  李文藻被举荐调补潮阳知县

  李文藻,字素伯,号南涧,青州人,是乾隆间知名的藏书家、金石学家,著述甚丰,著有《南涧文集》等。乾隆二十五年(1760)会试中式,次年成进士。乾隆三十五年(1770)出任广东恩平知县,次年奏调潮阳知县,后擢广西桂林府同知,卒于官。

  李文藻能够出任潮阳知县,是两广总督李侍尧、广东巡抚德保共同举荐的结果。李文藻于乾隆三十五年(1770)四月到任广东恩平,乾隆三十六年(1771)潮阳知县出缺,因潮阳民俗强悍,政务殷繁,急需精明强干之员担任。而担任知县仅仅一年的李文藻就被纳入督抚视野,同年九月,李侍尧、德保举荐李文藻说:“该员明白勤干,办事认真,以之调补潮阳县知县实堪胜任。”当时李文藻任恩平知县不到三年,按例不能调任繁剧之县,乾隆朱批说:“该部议奏”。最终李文藻得以调任潮阳知县。

  时局危急延访辖地袁世凯举荐宋书升

  光绪二十六年(1900)八月,朝廷颁布上谕说,因时局危机,需才尤亟,令各地封疆大吏虚心延访,保荐克济时艰的优秀人才。次年,山东巡抚袁世凯奏荐徐世昌、于荫霖、李希杰、孙宝琦等人,潍县人宋书升亦得到袁世凯的保荐。

  在袁世凯之前,前任山东巡抚李秉衡曾奏请特旨嘉奖宋书升。袁世凯抵任后,延聘宋书升主讲济南尚志书院,并在军学堂督课。袁世凯在举荐折中说:“在籍翰林院庶吉士宋书升,向主讲省城尚志书院,敦品积学,经学湛深,旁及天文舆图河防水利,以逮测算医理,靡所不窥,皆能由博致精,探赜穷奥。奖掖后进,士林重之。”并说:“宋书升乐道安贫,不求仕进,跡其澹泊明志,尤足激励颓风,亟应表扬以树仪型,请照孙葆田之例赏加卿衔。”旋奉朱批:“宋书升著赏给五品卿衔。”

责任编辑:邢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